欢迎光临~雷竞技电竞官网-雷竞技电竞-雷竞技官方网站!
语言选择:繁體中文

产品服务

在线教育上线 资深教授变网红

发布时间:2021-10-06 20:09
疫情带来史上最长寒假,或许让家长、老师们头痛,但也打开在线学习、远距教学等新教育模式的破口。甚至许多资深教授们,因此学习开直播当网红,翻转教育界的破冰之旅,正要启航。

2月2日,当教育部一宣布,高中以下学校全部延至2月25日开学,同一时间,全台家长们的群组,顿时哀嚎、惨叫四起。家有小六生的妈妈雅惠直言,“假期这么长,小孩学习怎么办?”

台北美国学校因平常就以在线数码、AI软件,辅助教学,第一时间就启动在线教育计划因应。而平常习惯在课堂上,结合均一、PaGamO等教育新创平台资源的老师们,也迅速以远端教学,因应“停课不停学”。

甚至,平常没接触过的老师或家长们,也开始尝试透过远端教学,让孩子们自主学习。一支由台北市滨江国中数学老师李记萱制作,如何使用均一的教学影片,在脸书上被大量分享、观看上千次。

未来教育蓝图 因疫情加速革新

突如其来的“史上最长寒假”,竟意外凝聚学生、家长与老师,甚至主管机关,对远端、多元教育的共识。一场台湾未来教育的革新,正在加速!

“这次,连我80多岁的老妈妈也上网看直播课程……”2月下旬,春寒料峭深夜里,师大表演所所长夏学理的手机“叮咚”响个不停,来自学生、老师、学校、教育部的信息不断涌入。

事件,得从新冠肺炎疫情“轰然”炸开的1月底说起。

1月22日,台湾首例确诊。月底,夏学理从欧洲返台,打算趁开学前,深居简出调时差。1月30日,眼见即将开学,疫情,却愈来愈严峻,“万一真的停课,学生怎么办?”“因应解方?”“先开直播吧……”

念头,一个个不断冒出来,夏学理敲键盘的手也没停过,第一时间,探询学校的信息发出了;接著,发给教授们的群组,号召“在线教育”,停课不停学。

一开始,回应少的可怜。群里都是艺术教育界翘楚,不乏所长、副校长、校长们;远端教育,看来熟悉又陌生的四个字,太遥远。

手机萤幕上,一片静寂,一如开不了学的校园。直至入夜,终于,人在海外,前台师大副校长陈琼花爽快应声力挺。情势瞬间逆转,包括陈琼花、知名舞蹈家樊洁兮、华乐教育大师朱云嵩……,响应的老师们不断增加,课程也愈来愈多元。

教育抗疫前线 资深教授玩直播

“防疫总动员,大家‘艺’起来”台湾艺术教育界,首次在线开课,24小时,动员26位“资深”教授,有人要从屏东赶来,也有人要从海外飞回来。夏学理回忆当时,48小时没阖眼,完成这个不可能的任务,仍激动不已。

镜头转往师大校园。延课期间的校园一片空荡荡,知音剧场却异常热闹。多位资深艺术教授,从各地赶来这座黑盒子剧场,全新的防疫艺术课,准时开班。但这次,学生不在眼前,而是镜头外,数以千计回不了日常的民众们。

“三、二、……”倒数完毕,制播组长林泓宇按下直播键。正对镜头的教授郑方靖,旋即聊起亲子音乐游戏,随网络信号流入观众的远端萤幕。一旁忙著控场的夏学理,正是这起远距教学计划的发起者。

尽管隔著摄影机看不见学生,郑方靖还是又唱又笑,不逊现场教学。偶尔在直播中凸槌,惹得现场制播团队险些笑出声。30分钟后,直播结束。夏学理兴奋分享,在线每堂课,都有2000、3000人,效果比传统教室授课还大。

只是,对这群多已年逾半百的教授们来说,这是场既熟悉又陌生的挑战,他们是身经百战的艺术教育家,却是远距教学的生涩新手。

【未来教育三大趋势,AI扮演吃重角色 】
AI当助理,老师更专注教学  
据统计,教师每天平均约花3小时在非教学工作,如评分、安排课程。未来借助科技,老师可更专注教学。
客制化、虚拟融合
未来透过AI学习,能因应不同学生需求,达到因材施 教。在AR、VR发展下,学生将能在课程中有更强烈 的学习体验、穿越不同虚拟场域。据估计,2025年全球教育在AR或VR支出将高达约126亿美金。
自主、多元、终身
未来教育打破时间与空间限制,教育不再是单向传授,而是互动、自主、多元、终身。毕业 后工作的线性人生轨道,将被多元并进取代。

家长老师被迫正视数码学习

陈琼花就形容直播初体验,“比上一年的课都紧张!”尽管她和搭档教授丘永福两人都有十余年教书经验,首次尝试直播课仍难掩不安。尤其远距教学看不见学生,而是要面对四组摄影机,有的教授不知如何收尾,还小心翼翼地问镜头:“这样可以了吗?”

对此,夏学理乐观其成,当一群最传统,最资深的老师们,愿意尝试,甚至坦承对远端、互动等新教育模式的不熟悉,并愿意学习,代表喊了多年,翻转教育界的数码教学,已不远。

均一教育平台基金会执行长吕冠纬形容,此次疫情“化危机为转机”,成了数码教育的最好舞台。从数据来看,光是1月23日至2月10日之间,造访均一平台的人次高达300万,较去年同期成长50%。

疫情催化在线教育成全民运动。有些老师,更主动开放自己的在线教室,让不熟悉的老师与学生,也能一同备课、学习。均一市场与内容发展组副组长方毓贤直呼,“我们从未见过这样的现象。”

滨江国中数学老师李记萱第一时间,迅速“上线”与家长、学生们对接远端教学,准时2月11日“开学”。全因平时就善用在线数码工具,像是Seesaw、均一等,来派发任务、考卷。

吕冠纬指出,此次转机在于,数码学习成了“必须”,家长、老师不得不正视。政府也因应疫情,盘点并集成在线学习资源。2月5日,教育部更邀均一、PaGamO等平台,举办在线学习说明会。吕冠纬观察,数码学习已不像过去是边缘议题。

关键,便是疫情造成的停课危机,意外凝聚各界的共识。

PaGamO共同创办人叶丙成表示,跨出第一步往往是最困难的,疫情让老师、家长愿意主动了解数码学习。

图/ 全球磨课师(MOOCS)平台, 2018年起使用人数破亿

图/全球教育科技投资, 2019年已超过186亿美元

数码教育 台湾仍处国际后段班

其实,远端、数码教育,早已是国际趋势,但台湾却没跟上,落于后段班。

2018年OECD的《教学与学习国际调查报告》便指出,台湾国中老师经常让学生用ICT(资通讯)进行专题或课堂作业比例只有15%,远远不及OECD平均值的53%。

这次,冰冻多时的台湾教育革新虽已破冰,但要顺利航行,还得面临三大挑战。

挑战一:家长观念

叶丙成直言,很多家长视3C为洪水猛兽。宁可让小孩去补习,也不愿让孩子接触电脑。但吕冠纬提醒,相较“传统补习单向、被动式学习”,数码学习反而是“永不停机的老师”,能更实时且客制化地替孩子解惑。

挑战二:台湾教育新创面临资源困境

叶丙成指出,相较美国、中国同业动辄千万美金募资,台湾鲜少有投资人愿意投入,政府资源亦多用于硬件而非软件。叶丙成担忧,若缺乏良好的产业生态圈,扼杀教育新创,台湾很可能沦为他国的“数码学习殖民地”。

挑战三:数码教育师培断链

吕冠纬观察,师培系统目前仍缺乏数码训练,像李记萱这样的老师,多半只能靠自学或有志一同的老师们共同备课。李记萱也说,除了培训,若老师们仍不改以往考试、记忆导向的传统教学方式,仍会难以善用在线平台。